blog出国

最近在google产品的博客上面看到了一个有关地震与地图的mashup

在相当长的时间片播放中,我们可以发现新西兰的这个区域地震活动非常频繁,加上形象的图示模式,真有一种被炮火洗礼的感觉。赞一个!!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mashup尝试,也是做的地震+地图的东西很可惜的是由于大家知道的原因,正是我第一个mashup尝试没多久,GFW就高耸了起来。以至于我的兴趣blog被无情的牵连蒸发,无所寻踪。最近,YO2的博客意外地在blogcn上面复活,赶紧回来看看。结果是上述博文就只剩下了干尸,所有代码和图片全部失踪……(当然,我的pip里还是可以找到有用的衍生版滴)

之后,你懂的。我把兴趣博文全部导入到了这里。

Advertisements

旧文:钓鱼岛外打渔船

几天前的旧文:

小小的岛礁,竟然最近几年风浪滔天,其中必有缘故。

日本官方的口词是:这尖阁列岛从不是你中国的领土。言下之意,虽然琉球是你的属国,你怎么不去主张把南北韩;连同越南一并收了回去?长老,您收了神通吧!

这不,日本人扣了渔船,扣了船长。进而招来中国的全面的、严厉的“反制措施”。中国民间更是群情激愤。

虽然莫夫这位仁兄一向不喜欢我这种“神一般”置身事外的思考角度,鸟一般的推理逻辑。但是我还是要讲故事了:

1-2年前,准确时间记不住了(俺没那个精力)俄罗斯军方用军舰击沉我渔船。国内也愤怒着呢,但是动静绝对和今天的钓鱼岛差了很多。我记得当时是发现了这样一个news:俄方的先进导弹被黑海还是高加索地方军官偷运,走的就是东来之路。于是我臆测:渔船兄弟们一定是带了大家伙,以至于人家要用炮的,飞个相,支个士估计够不着咱“渔船”了。

再往前倒,台湾曾将数十位渔民封在渔船的底仓遣返回大陆,结果造成全体被闷死的惨剧。当年台海军的说辞是:间谍活动。

还有,我们还曾和美国支持的南越政权有过摩擦,当年的宣传里,各路英雄是少不了“渔船”这个道具的。

我这种鸟就想:一个渔民,跟天斗就很不容易了,犯得上跟那些外国“城管”较劲吗?要知道,在人家的地盘是不允许打渔的,明知山有虎的话,真是被逼到尽头了。可是好像还没到全体渔民困难到依靠三不管的地带活命的份上。

日方的说法是:

1、曾经做了登船检查(人家的逻辑是,我的地盘不许偷猎、偷打渔),结果当然是抓不到把柄;
2、中方的渔船先后两次主动追尾,力图碾压日本城管座驾,妄图将其当作三岁娃灭口;

一个船长,不打渔,而是怀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勇斗帝国主义城管。丫领工资的吧?(日本逻辑)所以这么想的矮子国城管把英雄船长带回去问话了。

—————————————————————————————–

无论是春晓还是钓鱼岛,其位置实际上与我不利。所以能坐下来谈与我有利。

——————————————————————————————

关键是日本官方的回应相当克制,要求中方向民众传达事情的全部细节,尤其是主动2次撞击城管座驾的事情。其中的蹊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我这种鸟人已经看出来天朝的动作招招主动,而时机上,恰好是日本政府整饬阁僚的当口。

======================================

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旧文:这是个注定“江湖”的江湖

本文短连接:  http://wp.me/p9Sm-c (原文在我的豆瓣 同名日记中)

决定以此文恢复这里的写作,突然觉得,这里不应被荒废。以宋代残山剩水风格的画作配下文,聊表心境……

马远-梅石溪鸟图

江湖一词的泛滥,与我而言大概是在同学、好友苦读武侠小说的时代。在那个用文化魅影营造出来的虚幻世界里,江湖就是八袋长老必须酒肉穿肠,小喽罗们必须寒衣嗟食;江湖就是行规帮令,暗语黑话;江湖就是尔虞我诈,你死我活……

江湖之中医

一个中文系毕业的“美女”,看了《黄帝内经》、《说文解字》,即可以在北京电视台呼风唤雨、大放厥词……男走肝女走肾的屁话依然可以博得主持人的感同身受~~见到媒体人士于是诘问,答曰:混饭吃麻,况且不是在科普频道……一副江湖的嘴脸和逻辑,便把一批批鸟人五毛唬得昏天黑地。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江湖知道一个饱学敏行的中医高人必定不能滔滔不绝、抑扬顿挫地联播几十集,同时在成本上也未必合算。BTW:看过《大宅门》的应该知道,中医自古就是江湖一塘,诚信之下是七少爷飞扬跋扈、处世机巧;是真假材料的多多少少;是成王败寇的商战game……

而今,中药注射液事故频频曝光、关木通Vs.木桶余音绕梁、补品猫腻层出不穷,你,如何知道同一种材料什么时候为补,什么时候为毒???什么叫验方、复方、偏方??

江湖之中国IT

中国的IT也同这个时代的其他行业类似,只要是类媒体,那么必定是中文系的天下。你可以好好search一番,看看如今的名人们有几个师出中文。

早年间,摄影爱好者经常光顾的是西单王府井少数几个柜台。但是若干年后,中关村俨然成为摄影器材的一大旺地。究其原委不外乎外行、游商巧妙地利用了IT、媒体平台,以至于平台之上瓜躁无比的大侠多是垃圾无比的菜瓜凭借BBS上面学来的本事“大行德广”。

决定整体的永远是个体,因此“英雄必问出处”则是自古而今百试不爽的秘笈。想想“请问你妈贵姓”的奥妙吧。

江湖之江湖

法国大革命看似是资产阶级经过思想启蒙运动的准备而获得的胜利,而实际上则是权贵投机的另外一次机会。断头台上,你分得出来阶级、帮派还是贫富吗?作为顶级的斗争工具,一切仅仅同利益、权利有关。因此本该断头的依然风流,本该解救的走上了末路。法国的革命失败却带来了欧洲的解放,那也是“农村包围城市”的另一种模式,是brain的解放和胜利,不是政权的胜利。

在一个阅读说明书永远少于上BBS获得产品知识的国度里,在一个大学生活以娱乐为中心的国度里,在一个新闻联播收视率奇高无比的国度里,具有思维模式优势、信息优势是多么的宝贵。仿佛你要是特立独行,一定是在穿衣吃饭这种事情上,否则,你大概会享受到歧视、鄙视、蔑视+斜视的礼遇。

问你一个江湖脑筋不转弯的问题:如何长期占有美女?答案是:结婚。同理,占有国家机器的人拥有什么?这一切的目的仅仅是家长一般殷切地期望:你,乖乖地,听话。我,我行我素,不容侵犯!

很多人用“愤懑、仇恨”送给刀光剑影里的google,G不留心成了那个“个体”。打击不了web整体,我可以找个人PK。通常情况下,狗,是打给主人看的。

后话……

江山代有人才出,每一代都有各自的历史使命。苟活得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人是妖的境地,只能蚱蜢一般跳出来充当江湖骗子。

还是哪句话,fire will。狠狠地、不留余地地,射击!!!

商业评论:抽风动力学

很久没有商业了,今天心情不好,商业一下。

介斯跟谁?

中国古代人认为“无商不奸”,这句话说明:商贾是我们儒教掌权的时代里,备受凌辱的一群。也说明,中国历史上的特权阶层从来就没有商业的概念,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轻松地讽刺、嘲笑另一个阶级。

无论怎样,你应该知道:人总是愿意相信同自己认知接近或者一样的观点,并可能刻意回避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

以上废话缘自和菜头的文章《现在流行:全球变暖》,以及文中提到的《鬼吹灯经济学》和《选择性闭嘴》。

我本人不参与任何一方的辩论,仅仅觉得双方都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水平。我自己认为:

A、“全球变暖”已经成为下一个可靠有效、可持续发展能源来临之前的大生意。

B、即便是在科学认知领域,我们在整体上就是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

C、作为利益集团,不作为就是在找死。

D、作为渺小的一个人,完全有理由不参与进去。静待真正富能源的出现,然后买账,消费 OR 等到了最后的审判,死掉。

看到了吧?我这里,国家、集团利益为C,个人利益为D。但是我能从A获得什么呢?

当我受自身条件限制的情况下抽风的时候,跟上述观点一定可以扯上关系,不过关系有多大呢?我抽风,一定是在我觉得生气、委屈、可笑等等,非理性因素的作用。

抽风动力源

说到抽风,商业抽风,估计要提apple,这家公司素以颠覆既有商业模式著称。air不使用光驱就是算准了网络数据的大行其道,就是同sony的商业接触很那啥。apple最近的一次抽风好象是同google,你很容易看出来二者的重大区别。

apple俨然一副当朝者的德行,只要是碍事的,一律棒杀。其所维护的,就是自己羽翼未丰的渠道,而这渠道则是建立在非绝对大众化的,榨取高端消费者的渠道。如果apple抽风,就意味着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只能使用抽风这种手段。

google则是另一种姿态,一如当年信誓旦旦的某某主义,在未能上位之前,向民众许以无数的理想化糖果。google不急就是因为手里有人,无数人以及他们的一切。他更像一个暗自吸纳地皮的奸商,只等有一天将地上的附属物一并化作自己的资源。这一切均需要免费、开放的大旗,如果有人颠覆这一模式,那么G小子必抽无疑。

如果说网民抽风抽的是寂寞,那么利益集团就抽的是未来。无论是Apple还是Goole,都华丽地露着小JJ。

结论甲

在一个放假都需要有人不断地发布通知的国度里,对待别人,尤其是不可能触及你的蛋糕奶酪饼干盒子的人,还是少抽为好。对待一些已经抽风的废物点心,那就要让他狂抽不止,风声鹤唳。

结论乙

穿越樊篱的目的是什么?20年前美好么?至少我知道东区的同志们有的后悔当年的抽风行为。我这里不是说不该做哪些事情,而是应该更彻底地认识问题的核心。任何社会问题的本质绝对不是一件钢筋混凝土的摆设。所以,有人在帽一样抽风之后,依然过着受伤无比的生活。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东北邻居中,南边的那个喇嘛不敢贸然统了北边的哑巴。他要是做了,就会直接回到30年前。而喇嘛和哑巴的一东一西两个亚洲邻居则乐得兄弟们分家、吵架。一边劝架一边搓火还有外汇赚。

过招的核心,就是攻其软肋。甭叫唤,直接,fire!!!

屋顶上的轻吟

根据MM的指示,开始写《尾线稍长的耳塞》前传,努力回忆毕业之后,就业之初的点点滴滴。

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工程,是一个有着巨大体量、巨大占地面积的建筑工程。而他的“前指”则设置在大家叫做“小白楼”的地方。那是一座局部3层的小楼,只有6间房,屋顶是可上人屋面四周有供嘹望的女儿墙,屋顶的正中有一座尺寸不小的乘台(那是放“锅”的的地方)。小楼的对面则是五六七十年代国家领导人照片中经常出现的背景……比较匪夷所思的是小白楼的西侧有一颗壮硕的杨树,要知道它的位置和小白楼的功能算是格格不入的。想来该是小白楼完成最初的建设用途之后,被这棵大杨树“占领”料~~~

恩,俺们生活战斗在这里,这里奏斯俺们滴战壕;俺们友情奉献在这里,这里奏斯俺们滴奋坑……敖~敖~敖~~小白楼,你装满喽俺们滴回忆~,敖~敖~敖~~大杨树,你居然占领料俺们滴心底……

在我记忆中很清晰的场景……

那是周五,阳光明媚的午饭之后。我告诉MM屋顶是可以上去的,那里风景独好。结果MM死活也不去,几番下来,准备放弃的时候,MM居然提出了一个今天想起来都在笑的条件:必须给她搬一个椅子上去!我的反应是这个小赖居然恐高?搁在平时,我多半会懒得出力。但是,可但是,我居然就小桂子斯蒂将介果格格恭迎上了屋顶。

屋顶之上,大杨树的荫蔽仿佛将这小小的屋顶变成了豪宅里的天台。就连施工噪音也变得悠扬起来,恩,正是俺们这些累得半死的engieering的小小洞天。MM童鞋坐在椅子上终于不再紧张,而是轻轻吟唱起来。而我则第一次在这个时候看见了Big Machin 在飞5边,看见一个倒霉司机在违规倾倒渣土,看见武警小队长在训导他的新兵蛋子,看见对面接待贵宾的大楼正在悬挂国旗……

就在这个时候,发现这个洞天的小王童鞋,看见了MM,但是没有听到MM的歌声。于是高声朗读:

我不是到佛光阁了吧?西太后在佛光阁顶上吃那(china),后面有个太监放哨~~
哥们儿上来(我说)
我怕MM把我踢下来,摔死了还不算工伤~~传出去好像作风不好……(小王童鞋介四有情绪啊)
甭废话,上来,这挺凉快!
ok,我上,,,,厕所!
我也去~~

就这样,MM留在了天台上。

MM到点了,还不小来?(小王童鞋一脸的坏笑)
小X(当时不叫这个,这里隐去真实称谓一万五千两百八十三字),你来搬椅子。
恩~~~~恩·······恩~~~(摇头,BTW那会儿没有摇头丸)
你要是不搬下去,我就告诉领导,说你没事儿捣乱~~
你看看那把椅子是谁的,我敢肯定是你的那一把(小王童鞋很尼害的哦)
MM囧~~~~,我也一块儿囧·········
好小X~~~~~
恩~~~~
(一个淘气,一个耍赖,把椅子作为MM防恐道具,我的任务完成了;作为办公家具,MM的任务开始了)
小X!我再也不理你了!嘿丘嘿丘~~

……MM说她只记得上过一次屋顶,那么有些好吃的在天台上被谁吃了?比如王工刀工一流的西瓜,比如我们合伙买的冷饮,为什么瓜皮和木杆总是飞不进楼下的垃圾桶?……

我想,MM也肯定记不得,为了保护差点被司机王师傅抓住的,住在大杨树上的大喜鹊,当着大boss的面批判王师傅。结果王师傅张口结舌地说:

我这不鸟着呢吗?

之后的一段日子,我们总是在早上上二班车的时候招呼王师傅:

鸟(早)啊,王师傅

我嘛,记得在屋顶天台上
何总讲鸭子的重量与体态,将土钉锚杆角度偏差的影响;
宁总谈此地百十年前的地质变迁与潮汐痕迹;
老张工教我不同钢丝结做法;
老机场介绍50-60年代建筑遗存位置走向以及要务;
以及MM西太后一样坐在屋顶轻吟《9月的高跟鞋》……

后记

《9月的高跟鞋》歌名是最近MM告诉我的;
那座小白楼于99年夏被拆除,成为1号高架的一部分用地;
作为那个大工程的参建人员,MM坚持到了最后;
小王童鞋演电影一般的不干了,后来一直在工作时间像MM一样带着套袖;
我,一块儿革命的砖,被搬N次以后,谁要是没事儿再搬我,我让他满地找手指头……

分析:

记忆当中,有一种叫做情景记忆。我能清楚地记得告别小阿姨的时候,十字路口有一辆军车正准备左转,后边传来清脆的自行车铃声,路边一个阿姨领着比我还小的小女孩抱着一个玻璃糖罐,信号灯闪烁着黄色的光,左前侧鼓捣仪器的学员大声叫着“洞拐腰两……”

恩,记忆会随着感情的混入而变得强烈。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记得分手过程的很多细节。

我对于记忆的认知多半来自于web,以及心理学书籍。其实关于记忆的知识有很多,有时间不妨找本书消遣一下。

建筑风格下的自我膨胀

日前,发现gzidomo上的一篇文章,讨论的正是天子大酒店(福禄寿)。看看上面的评论,基本上是恶评一片。其实在国内也是如此,大部分的建筑评论、个人评论都没给这个不知如何形容的建筑太好的形容。

福禄寿-天子大酒店

福禄寿-天子大酒店

在众多评论中,很多都在探讨这个建筑的“背后”力量。的确,在中国国内这种严格的建筑审查制度下,诞生如此诡异的建筑显得匪夷所思。猜测之下,普遍的观点是这种“具象”建筑绝非建筑师的本意,而是业主的要求。

ok,终于到了重点: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猴子才是霸王。

cctv-办公大楼

cctv-办公大楼

公安部办公大楼

公安部办公大楼

这些猴子在建筑管理体系中,可以通过一般业主无法通过的审查,可以视制度如无物……不过,我们要深入地分析这些建筑风格所体现的猴子心理。

    1、建筑已经成为了自我标榜的最佳方式。因此你可以看到县政府的“白宫”、“天安门”、“白金汉宫”……
    2、建筑外观的标志性、形象性成为最为主要的建筑诉求,因此地标性建筑成为了各地媒体频繁使用的词汇;
    3、在标志性建筑中,带有明显的后现代建筑艺术风格的作品受到了追捧,无关乎突破传统,而仅仅是为了“标新立异”,因此你可以看到巨蛋、智窗以及其他被赋予民间别名的地标建筑……
    4、标志本身的“霉文化”,在中国目前的状态中,基本上是整个几代人缺失了“文化素养”,因此文化内涵与文化外表相比,你可以看到中式文化符号背硬生生地安插在建筑之中,或者是西方新建筑风格的大行其道……

You,必须清楚:空洞的不仅仅是他们,而是我们。

面对power的时候,怎么都“软”了?
为什么创意匮乏、建筑技术百分百是舶来品?
You重视功能吗?节能、环保、绿色以及所有代表先进建筑理念的部分可以和西方建筑界比肩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我要T-Shirts

上次在Da Code上看到了一款充电黑色T-Shirts,很稀饭。据说,同稀饭的人不少,充电款已经脱销了……

如何个性地玩 T-Shirts呢?照图去,结果被雷N次……

1、中规中矩型,来自www.archinect.com的网店。很没劲,不过在工程师眼里(比如我)很有味道~
archinect-tsee

这是girl款的,流氓张莫扎特童鞋说:建筑的就是牛,瞧那保温材料的位置……
archinect-tsee-girl

2、彻底流氓型。看图吧
2739421990_e7214c1426_m
1-me
图片来自filckr还是不给地址了。

3、丰富多彩性
多彩
link

lovebeijing
link

jiong-tsee
link

于是,想像自己也做这玩意儿,比如:

在《中国最早的样子》里面的甲骨文,放在黑色Tshirt上面,出国旅游专用。(爷斯中国任~~【天津味】)

还有,麻云纹、万字符、椽头纶、六翎格……堆在一起,很古建、很出土、很中国、很厚黑、很大头

(这能放一块儿吗?师傅瞧见了一准儿爆摧一顿! “小崽子,我让你拧巴~~”)

牛B!!!

Lifestyle图摘-笔记本&园领杉

flickr的远程发布博客功不能用了,这让我出离地愤怒!NND~~

只要曲线救国,先发给可用的博客,然后转过来……

Time-management software — offline version

实际上,很多人都喜欢用笔记本做自己的计划、规划、策划等等,在lifestyle历次最佳GTD工具评选中,纸和笔依然是最受大家欢迎的工具。之所以推荐这位仁兄的图片有两个因素:
1、我也非常喜欢方格纹笔记本,这同受到的专业训练有些许关联吧;
2、处理time的方式,和我有很大的不同。我更习惯于采用PIM软件惯用的时间排序。然后使用颜色贴纸作tags比如区分重要-紧急、重要-不急之类的分类。

黑色园领杉

twitter上看到的,看来市场的反应是相当灵敏的,国内乔粉该高兴了:



IMG_0012,原由 flypigs 上載。

我非常喜欢这个创意,尤其是这件we need charge

仙女话题

张奶奶在午饭的时候提出的设问,面对仙女,你的反应是什么?

好吧,说说……

小丫平时连在人前说话都不敢大声,因此在公园里,我会瞧瞧告诉她:不许摘花,但是摘一小朵没问题@@她当下需要的是走出胆怯的心理,社交问题要从自身入手@@

我在小时候则一直被家长告知:花在任何时候都不许采摘,事关修身立命,维道维德……@@于是我落下个毛病:只要够得着,就随手摘各种叶子@@

笑了,看官们在笑~~

而我心目中的神仙妹妹隽秀、清灵,黛眉之下那一汪湖水犹如天鉴。一旦被“照上”,便如猥亵、贪婪、懦弱的囚犯被押上明镜高堂,生怕杀威棍丛的尽头响起惊堂木的回音。

因此,我像所有坏蛋一样丢她们的书包、在她们的本子里画画,当然也会关心帮助童鞋和革命战友,一旦发觉波连波则立马黄花鱼。

回答张奶奶的话是违心、伪科学的心理优势。实际上,男人将女人比作惊为天人的时候,流哈喇子的在看人;目光游离的在想天。区别在于内心的藩篱,处世的方圆。

在这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的环境里,仙女应该拥有既可以慧眼辩鱼龙,又能够点鱼成龙的本领。

多年前,一位年轻的老师点拨我们:天上,人间。句读之间玄妙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