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top stand : 笔电支架

佩服老外的DIY能力,看看这几个作品吧:

三角架式

来自于LAPTOP DESK FROM OLD CAMERA TRIPOD

这家伙是摄影狂热分子的本子?

那么下一个恐怕是办公男的本子了:

diy-laptop-stand-header

来自于top 10 diy laptop stands,这个链结中有好多DIY的支架,五花八门啊~~顺着lifehacker站点爬过去,还有好多cool点子:

水管工

in-practice

玻璃窗

coat-hanger-stand

这些作品显示了笔电的大众化程度,以及大家开始越来越多地将笔电作为台式机使用。这些DIY作品里,我赞成散热设计,而不赞成过多的粉饰性构造。俺弟弟花了880银子买的支架还不如我自己用纸壳箱做得呢。(图片随后附上)

20090523

这才是气死人不差钱呢~~~

Reblog this post [with Zemanta]
Advertisements

Voladizos

Voladizos

原由 enfi 上載

这个角度的图片倒是不常见,各位,认出来了吗?

@#¥@#@…………&#¥ 被板砖砸倒~~~

更新

被暴kei,就这也卖关子???好吧,这没趣,爱月说08年就看到了……

刚刚找到了类似的角度图片:

Fallingwater, a Frank Lloyd Wright house

Image by JasonBechtel via Flickr

但是,还是要阿Q一下,给没猜对的盆友几个链接:

英文的(WIKI): 建筑建筑师

中文的(bolg): 建筑

推荐一本书: 豆瓣的Falling Water Rising

干掉媒体

本来想写成网摘的,一来省事,二来高效,不过没有这样作的原因是blog毕竟不是twitter,还是写一点东西来得实在。

twitter的大火
很多种火的理由,甚至连已经放弃纸版报纸的《纽约时报》都开始使用twitter模式发布新闻。很多人的分析都太IT了,没有发现其中深刻的社会变革因素。让我们停下来,不再使用web语言,而是回想一下我们看过的电影,那些有关记者的电影……

记者们是勇敢的,他们用于揭露事实和真相,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记者是聪明的,他们总是具有最敏感的神经和机智的头脑,可以挖掘到别人不可企及的线索;记者们总是可以获得被访者的信任,无论他是专家还是小偷,最核心的分析来自这些身处其中的人们……

这是几个世纪以来,尤其是近代记者的普遍形象,而这一形象也驱使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于此。但是随着web技术、数字技术等等的发展这一切就开始了变化。首先是信息来源的变化,最早报道伦敦地铁爆炸案的是大名鼎鼎的wiki百科,仅仅在爆炸发生几分钟后就出现了报道。其次是信息挖掘的方式,比如路人皆知的人肉搜索,其效率在中国是比记者队伍高很多(为什么高,记者盆有们最清楚)。最后,是专家、小偷以及身处事件当中的人们,他们上网了,他们乐于贡献消息、分析以及感受。比如世界顶极的呼吸传染病科学家不认为H1N1具有可怕的传染性、致死率。

反过来,看看记者以及传统媒体的高昂成本,恩,大家都有经济头脑,很容易比较出来。看看图片社,很久以前美国老一辈摄影人拿着高昂的薪酬,拿着“公家”的顶级设备器材,不及后期成本地狂扫……到了现在,摄影人自备器材,并只能依靠少的可怜的报酬支撑自己的爱好……why?因为图片的生产模式出现了惊天转变:你看一预计地球上每一秒钟的数字照片产生数量马?我一个人可以轻松地在旅游期间身产数千计的照片,而照片的成本却低得可以被我自己忽略不计。站在商用的角度,普罗大众拍摄的图片质量已经足够好了,虽然从知识产权的角度看,这些图片的成本不可能是0,但是也决不会高昂。总之再生产信息、加工信息的环节,传统媒体的速度已经远远地落后了;而传播环节也依然是优势尽失。

我觉得,传统媒体的优势事实上来自于信息的不对称程度较高;高的可以使其成为相对律润丰厚的产业。但是今天事情的变化依然说明了问题。大家都发言,都分析,都感触,世界变得很平,却很瓜躁。而这种瓜躁的优势则是在传统媒体统治世界时无法想象的。任何媒体都有立场,有阶级,有受众;但是,web有立场吗?有阶级属性马?……他们之间的差别在那里?至少我认为,web从来没有成为某个阶层的特供品。这话不对,具体报纸可以有阶级,但是媒体也是没有阶级界限的啊!是吗?你大概没开过买卖 or 政治课光睡觉了,脑子长在那里还清出不??

70码
又一轮的公众事件,popup出来很多词汇:“富二代”、“权贵阶层”、“70码”……这些词汇没有一个是传统媒体的,他们全部失语了,或许是禁声了。关键是你可以看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个是连“蛋”都不敢扯了,无论他们如何高成本地挖掘新闻以及幕后故事;另一个则是高涨的愤怒、敏锐的分析等等的迅速传播。

中国的媒体是有责任的,他们的责任是孝敬大客户。比如这篇博文提及的“国际品牌红卫兵” 不过站在这个角度,谁也好不到那里去,无论你是否“媒体“。所以不妨更无厘头地对待这些近似娱乐的信息,无论多美资还是XX常委会,不过是都一样的货色,没有了媒体,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过日子的一坨。

围堵
这个词汇目前天行健一般出现在抗击H1N1的消息中,这一抗击SARS的神奇魔术如今依然照耀着我们。专家们说,吾国民之围堵壮举该写了高危传染病防治之教义。OMD,(你知道为啥G换成了D马?)长官阿,咱把aids也给堵死算了……滚蛋!五毛钱2,一块钱不买!

在这里郑重地传播我的认知:除非变异,否则目前的H1N1还不如流脑可怕。你见过流脑流行的时候满世界报道+隔离马?自己search把,好好利用信息渠道带来的好处。BTW:如果你只看媒体说词,我看还是省了吧……

在这个神奇魔术表演的时刻,我们的媒体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与我而言,他们是502胶水的添加剂。

fire will
我觉得,我应该有机会获得更多的信息,更优质的信息。不过这一切不能奢望媒体了,70码事件中和盆有讨论,觉得即便是权贵们控制了局面,也应该从社会管理上做文章,要限制制约公共危害。这就好比埋地雷,随不能击败强敌,却可制造麻烦,不断的麻烦。滋扰之下,与我有利。

到此为止,我们应该看到一种趋势,参与话语和贡献信息的趋势,在这个趋势之下老美的媒体头牌全都倒了下去。不如我们继续,继续目前的生活方式,上网,然后“猛击”你需要的链接。

希望这篇博文能够化为西式战争电影里面经常出现的一个声音:fire will or fire free

更新

看见了辉格的《报业困境的症结》地址:www.bullogger.com /blogs/whig/archives/296384.aspx (自己找梯子吧)对文中的观点做一个摘录:

创作和阅读的动机都严重依赖于传播广度;
在纸媒时代,纸媒的复制和传播过程会自动给出版者带来收入,如果你想用你看到的那份来复制,其成本高远高于买一份;
现有数字出版技术瓦解了上述基础:所有复制品都成了成本可行的复制源,而内容可以任何切割拼凑,复制者不会好心帮你把广告带上;
报业应设法开发出新的数字出版技术,结合当前迅速发展中的内容聚合技术,既便于内容的复制和传播,又能保持内容再现的某种不可分割性。

结合twitter上的news,google正在寻求买断一份报纸。会是纽约时报吗?按照辉格的说法,或许google有办法解决传播与复制的问题。

不管怎样,对于读者,你大概只有online的机会了,不想“fire will”都不行了~~

Reblog this post [with Zemanta]

ubuntu自带的PDF解锁利器

标题党……

没办法,现在的情况是很多人对于ubuntu存在误解。我在这里给大家提醒:UBUNTU不是windows的番茄花园、绿色版、美化版,而是全新的、开源的另外一种操作系统

ubuntu自带的PDF解锁器就是…………文档查看器,如图:
文档查看器

怎么解锁呢?其实就是利用文档查看器的打印功能,操作过程简单的不能在简单了:

打开需要解锁的PDF文件,在文档查看器的菜单中选择“打印”,之后选择“打印到文件”,文件输出形式选择“PDF”,ok。

这是图示:
print to pdf

说明:

此方法适用于PDF打印、copy限制文档的解锁,而不是破解密码。本文翻译自 how to unlock a secured pdf file thanks giannis, 他让我知道了“文档查看器”项目的名字:Evince document vie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