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人文

时下,因为连岳的《一只罗素喜欢的松鼠》,引发了关于科学、科普、人文精神以及谦卑的态度等等观点上的争论。这场争论同无数网络上的热点话题一样,不可避免地沦落到了口诛笔伐式的辩论PK。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个层面的论战不是那些天生“暴躁+粗口”们愿意参与的,而是具有“科学OR人文”精神的人。当辩论夹杂了对人的评判和稀落的时候,其动机既没有科学的客观理性、也没有人文的谦和温良的影子。

作为我个人仍然可以体会到这场辩论带来的思辨,看到追求赛先生和呼唤德先生。以下是我的思辨点滴,希望与大家分享:

科学与谦卑的关系

国人口诛笔伐的较早的、大规模的、引人注目的是在诸子百家时代 ,可以说明论战的历史很久远。但是论战的质量却越来越完蛋,我觉得同旧时文人的恶习不无关系。明朝的“格致”、晚清的“科学”风行的时候,文人对这种论事不论人的方法和风格异常推崇,以至于今天的我一想起代表科学的赛先生,必然会在心目中刻画出一位谦谦君子。西方则用“绅士”这件外衣装扮科学,但现在很少有人这样看了,why?

科学是追求理性、客观、可验证的,而这一切归根结底就是要排除人的因素而探究事物的自然机理。因此科学家、科普作者也同我们这个社会一样,既有谦谦君子,也有飞扬跋扈的恶棍,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用自己认为最恰当的方式为科学做了一定的贡献,是科学这种知识体系得以生生不息。这里先做第一个判断:科学与人的秉性没有广泛而直接的关系,从事科学工作就不一定需要谦卑。 反过来,作为社会中的“人”,是否需要谦卑是另一个问题。


科学的立场

科学的立场就是探究问题的本质、根源以及运作的机理。比如奶粉事件,正是探究问题本质的动力才使一部分真相可以浮出水面。 使得我们这些大众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继续探究辐射出来的相关问题,比如三氯氰胺的安全含量、奶农的利益Vs.大众的利益、监管机制的内在问题等等。当有人在地铁塌陷现场妄下结论的时候,当有人在媒体目前身披“专家”、“巨儒”招摇没有冬天、没有衰退的时候,冷静、理性、独立的科学立场会使你不再被轻易说服

但是作为社会人,任何行为都与“利益”相连,经济学在阐述“所有权”的时候分析的异常透彻:所有权并非同那些矿产、地产等等物质相关,而是同利益相关。当某人取得某地的矿产开发权的时候,或许会造成对邻近农民收益的伤害……因此所有权获取成本是所有利益损害的总和。西方有一个词汇Stakeholder,中文译作利益相关方或者干系人 ,意指所有与某个项目、某个事件相关的利益群体或个体的总和。连岳的“立场”也就是说的这层意思:科普为谁服务,而不是科学的立场。我欣喜地看到,土摩托和松鼠会都明确地指出了科普对象的Stakeholder特征。科普人士的科普对象应该是整个Stakeholder群体,而不是简单的某一方,文章的科学性才是科普文章最根本的特征。我们不能指望、也决不允许科学工作者成为任意一方的律师、打手和帮凶。如果需要列举案例,那么制造核武器的科学和科学家算什么? 为了一部分弱势群体而戕害另一部分?

德、赛不分家

我认识松鼠会@奶粉事件、认识译言@汶川地震,这些08年的website新星正是在这些社会事件中,扮演了具有科学精神的社会角色才能够名声鹊起。我个人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内容具有探究本质、理性、客观的特点,是因为他们对于社会事件的反应具有令人钦佩的人文情怀 。

面对肆意妄为的专家、媒体、意见领袖以及更加YY的超级客户,仅仅依靠科学的“上帝之眼”是不够的(想一想达芬奇密码、国家宝藏背后的隐喻——洞悉一切),问题的本质找到了,就需要解决的办法,需要从社会经济政治角度追求经济效益与社会公平之间寻求相对的平衡。很多人看到了一个失衡的社会结构,因此出宣言以唤程序公正和社会公正。而另外一些人则通过N多事例告诉你,美国的平衡也不怎么样。

无论你属于哪个阶级、哪个学派、哪个国家,你必须具有德兼赛的科学与人文精神,才能保证和谐的进步、公平的进步。

Hi, YOU 

菜头说得很对,文理本不该分家。土摩托说方先生的科普文章很“独立”、值得看。这些都是不同角度思辨出来的好判断(我刻意避免了结论一词),对于普通的读者,不妨科学地、独立地看待问题,将任何消息看作是独立的内容,用自己的价值观和知识体系评判它们;不妨像这些思辨者一样分享你的认知,让这些独立的见地和宝贵的思想火花聚合成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

依靠自己吧,YOU的力量是强大的。YOU有了科学的思想方法、朴素的人文情怀以及优秀的“内容信息”(来自松鼠会和译言这样的内容),“谦卑”的、立场“坚定”的科普人的“帮助”就不再主要了。科学、人文精神乃至千年来的文化思想只是燃料,YOU才是进步的发动机。 all of  YOU,该干什么去了?

 

延伸阅读:

从松鼠开始( 科学松鼠会文集序言)

“心灵鸡汤”煲科普——评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_方舟子的BLOG_新浪博客

救救方舟子

传播科学的思维方式才是最大的爱

傲慢与偏见——再论谦卑和代言

关于科普

渐行渐远的科普和科学幻想

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