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图片:Royal Ontario Museum



Royal Ontario Museum

原由 Scott Norsworthy 上載

现代建筑与传统建筑的结合,突兀、决绝而又巧妙。

Advertisements
By steven Posted in 1558

笑脸



笑脸

原由 clockwork59 上載

那天我也拍摄了照片,不过没有调好相机,所以有些过嚗了,ISO值也忘了调整。

不过还算是在月亮下“山”之前完成了任务。

By steven Posted in 1558

科学与人文

时下,因为连岳的《一只罗素喜欢的松鼠》,引发了关于科学、科普、人文精神以及谦卑的态度等等观点上的争论。这场争论同无数网络上的热点话题一样,不可避免地沦落到了口诛笔伐式的辩论PK。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个层面的论战不是那些天生“暴躁+粗口”们愿意参与的,而是具有“科学OR人文”精神的人。当辩论夹杂了对人的评判和稀落的时候,其动机既没有科学的客观理性、也没有人文的谦和温良的影子。

作为我个人仍然可以体会到这场辩论带来的思辨,看到追求赛先生和呼唤德先生。以下是我的思辨点滴,希望与大家分享:

科学与谦卑的关系

国人口诛笔伐的较早的、大规模的、引人注目的是在诸子百家时代 ,可以说明论战的历史很久远。但是论战的质量却越来越完蛋,我觉得同旧时文人的恶习不无关系。明朝的“格致”、晚清的“科学”风行的时候,文人对这种论事不论人的方法和风格异常推崇,以至于今天的我一想起代表科学的赛先生,必然会在心目中刻画出一位谦谦君子。西方则用“绅士”这件外衣装扮科学,但现在很少有人这样看了,why?

科学是追求理性、客观、可验证的,而这一切归根结底就是要排除人的因素而探究事物的自然机理。因此科学家、科普作者也同我们这个社会一样,既有谦谦君子,也有飞扬跋扈的恶棍,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用自己认为最恰当的方式为科学做了一定的贡献,是科学这种知识体系得以生生不息。这里先做第一个判断:科学与人的秉性没有广泛而直接的关系,从事科学工作就不一定需要谦卑。 反过来,作为社会中的“人”,是否需要谦卑是另一个问题。


科学的立场

科学的立场就是探究问题的本质、根源以及运作的机理。比如奶粉事件,正是探究问题本质的动力才使一部分真相可以浮出水面。 使得我们这些大众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继续探究辐射出来的相关问题,比如三氯氰胺的安全含量、奶农的利益Vs.大众的利益、监管机制的内在问题等等。当有人在地铁塌陷现场妄下结论的时候,当有人在媒体目前身披“专家”、“巨儒”招摇没有冬天、没有衰退的时候,冷静、理性、独立的科学立场会使你不再被轻易说服

但是作为社会人,任何行为都与“利益”相连,经济学在阐述“所有权”的时候分析的异常透彻:所有权并非同那些矿产、地产等等物质相关,而是同利益相关。当某人取得某地的矿产开发权的时候,或许会造成对邻近农民收益的伤害……因此所有权获取成本是所有利益损害的总和。西方有一个词汇Stakeholder,中文译作利益相关方或者干系人 ,意指所有与某个项目、某个事件相关的利益群体或个体的总和。连岳的“立场”也就是说的这层意思:科普为谁服务,而不是科学的立场。我欣喜地看到,土摩托和松鼠会都明确地指出了科普对象的Stakeholder特征。科普人士的科普对象应该是整个Stakeholder群体,而不是简单的某一方,文章的科学性才是科普文章最根本的特征。我们不能指望、也决不允许科学工作者成为任意一方的律师、打手和帮凶。如果需要列举案例,那么制造核武器的科学和科学家算什么? 为了一部分弱势群体而戕害另一部分?

德、赛不分家

我认识松鼠会@奶粉事件、认识译言@汶川地震,这些08年的website新星正是在这些社会事件中,扮演了具有科学精神的社会角色才能够名声鹊起。我个人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内容具有探究本质、理性、客观的特点,是因为他们对于社会事件的反应具有令人钦佩的人文情怀 。

面对肆意妄为的专家、媒体、意见领袖以及更加YY的超级客户,仅仅依靠科学的“上帝之眼”是不够的(想一想达芬奇密码、国家宝藏背后的隐喻——洞悉一切),问题的本质找到了,就需要解决的办法,需要从社会经济政治角度追求经济效益与社会公平之间寻求相对的平衡。很多人看到了一个失衡的社会结构,因此出宣言以唤程序公正和社会公正。而另外一些人则通过N多事例告诉你,美国的平衡也不怎么样。

无论你属于哪个阶级、哪个学派、哪个国家,你必须具有德兼赛的科学与人文精神,才能保证和谐的进步、公平的进步。

Hi, YOU 

菜头说得很对,文理本不该分家。土摩托说方先生的科普文章很“独立”、值得看。这些都是不同角度思辨出来的好判断(我刻意避免了结论一词),对于普通的读者,不妨科学地、独立地看待问题,将任何消息看作是独立的内容,用自己的价值观和知识体系评判它们;不妨像这些思辨者一样分享你的认知,让这些独立的见地和宝贵的思想火花聚合成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

依靠自己吧,YOU的力量是强大的。YOU有了科学的思想方法、朴素的人文情怀以及优秀的“内容信息”(来自松鼠会和译言这样的内容),“谦卑”的、立场“坚定”的科普人的“帮助”就不再主要了。科学、人文精神乃至千年来的文化思想只是燃料,YOU才是进步的发动机。 all of  YOU,该干什么去了?

 

延伸阅读:

从松鼠开始( 科学松鼠会文集序言)

“心灵鸡汤”煲科普——评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_方舟子的BLOG_新浪博客

救救方舟子

传播科学的思维方式才是最大的爱

傲慢与偏见——再论谦卑和代言

关于科普

渐行渐远的科普和科学幻想

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

创意:中国风

看到这个我们的大师 Hans Wegner才知道

凡说到中国传统设计,明椅是一个巅峰,此后至今,本土再无花开,开在丹麦。丹麦设计师 Hans Wegner 将明椅中的美学在现代设计中再生,至今,没有一个外国人也没有一个中国人能够超越他(我认为)……Hans Wegner 在他的一生中,设计了超过500条椅子,被称为“椅子的大师”。

这不是在模仿“官帽椅”吗?说起来满喜欢这些:
hans-wegner-china-chair-pp-56.jpg
hans-wegner-cow-horn-chair-2.jpg
hans-wegner-wishbone-chair-ch24-3.jpg

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告诉我们这样的事实:

  1. 官帽椅是外来扶手靠背椅逐渐汉化的产物。
  2. 海禁开放,大量输入硬木,使工匠有可能制造出精美坚实并超越前代的家具。
  3. 官帽椅在唐宋就见其雏形,至明朝到达家具艺术的顶峰。

关于官帽椅的称呼来源,我觉得还是马未都的官帽椅的尊严是最有意味的解释。其实除了正襟危坐的需要意外,古人写字时候的坐姿也是不能够像马先生所说萎靡在舒适的西洋椅子中,而是必须拔背挺胸,气息上提。昨晚兴起,教小女写字,就体会到古人书画时凝神提气的姿态,对椅子靠背的依赖几乎可以忽略。

话说回来,其实明代的官帽椅除了可以代表中国古代家具,并没有我们现代人奢望的完美舒适度,这一点明式坐椅的人机工程学研究当中做了解释。
最重要的是Hans Wegner所作的设计恰恰秉承了王世襄先生对于明式家具的评价:

  “细腻精致”、“简洁明快

关于温暖与冷

两个聊天的好友给我我留下了截然相反的评价,一个温暖,一个冷……

温暖的话题是我想起了大学宿舍里的兄弟,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我把自己的泡好的泡面送给他吃。结果这个兄弟念念不忘,他记住了最需要的温暖。

因此每当我收到类似的祝福游戏,我都不会接着玩下去,使得祝福我的朋友每每失望。我的理由一直没有改变过,得到祝福的时候,品一品手中的清茗,体会一下温暖的味道。然后等待,等待另外一次机会送温暖。于我而言,无端的祝福语实在不如更实际的帮助。

探讨温暖的lucy留下了这样的话,

的确存在这样的人,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想起来这个人可以解决问题、告诉你方法、了解另外一个观点……(我恰好位居此列)

而另一个朋友则会由于我的言语而觉得冷,可以看出的是需求的不同。谈事与谈心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分享心得的老友Vs.每次一个问题的百事通那一个更温暖?
e6b8a9e69a96.png
一池秋水 OR 一池春水?全然要看观者的心境。

今日网摘:08-12-2

萨科奇巫毒娃娃打赢了“幽默权”官司
28sarko550.jpg

法官认定:“这种禁令要求是不合情理的。因为这种做法已违背了言论自由。”早些时候的判决还主张将此案归为“幽默权”案例之列。K&B Editions公司被要求必须在巫毒娃娃商品中加入黑色大写的说明文字。说明中必须明确写道:“根据规定,消费者用工具套件中的小针刺戳娃娃,其行为已经隐含了人身伤害。即使这种伤害只是象征性的,也是对萨科奇先生本人尊严的侵犯。”……法庭还象征性地判给总统先生一欧元的赔偿金,并裁定K&B Editions公司支付约2000美元的诉讼费用。

好吧,不知道你怎样看待这一事件。重要的是,“言论自由”包含这种形式的侮辱吗?售卖这种具有极强指向性的“诬蛊”玩具不犯法?实施这种行为的才犯法?想一想你自己,总会被一些人喜欢着,被另一些讨厌着……

湖北大量希望小学遭废弃部分沦为猪圈鸭圈

希望工程本是民间善款所系,但希望工程的建设却是一团乱麻,款项的使用,学校的布局既不公开也不科学。比如学校布局,不仅要做好人口变化的统计,还要对人口流动有一定前瞻性,这样才能使希望小学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而不致于沦为猪圈鸭圈。

社会资源的浪费在很大程度上是“干预”导致的,进来看经济学原理,里面提到竞争者对于资源节约的努力。在中国,研发、生产、管理、运营处处是资源的浪费。一个美好的愿望可以被无情地戕害,连连有都没有!

卫报:他们从容、镇静地杀戮--印度恐怖袭击侧记

mengmai-torist.jpg

袭击目标的选择显然在于其标志性的意义,这些目标不是象征孟买的权力和财富,或者体现西方价值观的文化中心,就是外国人聚集的场所。 一家极端正统的犹太人集团的总部也遭到袭击,其中的含义再清楚不过。

人祸,可以摧毁更多的东西。受伤的应该是百姓,是无辜的人……

本帖图片均来自“译言